游西陵峡一隅

 
原标题:游西陵峡一隅

  西陵峡明月湾

  看了春的葱绿繁花,饱尝城市的喧闹,在有几缕燥热的晚春,我们乘车来到西陵峡深处,犹如走进世外桃源一般,别有一番情味。

  从湖北省宜昌市内乘车进入群山时,并不能察觉到山奇路险。一路攀援至崖顶,只见车窗外一湾碧水在深谷中流淌,像山间飘飞的一根绿丝带。随着汽车盘山而下,那水变得越来越宽广,但却迟迟不能抵达,让人充满无限的期待,也积压了些许的烦恼。

  抵达江畔时,一阵清爽的凉风迎面袭来,沁人心脾,刚下车的众人齐声欢呼:“真凉快啊”。原本有些疲惫的心顿时恢复了活力,生活中的苦闷也似乎吹散在这江风之中。抬头仰望,两岸高山耸立参天,倘若乌云密布,不乏有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之状。看着流水拍打江岸,再凝视两岸高耸的崖壁,似乎看到了岁月的流淌、时间的冲刷,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。千万年来,这里已然成为一幅活生生的地质卷轴,记录着沧桑岁月下地质的变迁、长江体态的变化。

  登上游船,面向宽阔的长江,将自己释放在这高崖、碧水、青山之间,虽有“沧海一粟”之慨,却毫无苍凉之感。任凭江风透过全身,就像接受大自然给自己的一次洗涤,由外而内,洗净铅华。哪怕只是这样的一瞬,就足以让人喜欢上这里。不禁想说“此地”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会游。张开双臂,环抱清风,内心的愉悦愈吹愈烈,早已不舍离去。

  长江这条华夏儿女的母亲河,贯穿中华大地,源远流长,给华夏文明的孕育提供了无尽养分,创造了太多契机。巴王寨就得益于它的孕育。据传,古代巴人为躲避战乱,拖家带口藏匿于巫山山脉的深山老林,长江西陵峡段便是据点之一。他们以坚韧不拔的意志开山僻荒,依山建立吊脚楼,傍水造就水上人家,用泥和石头筑起巴王宫,以湍急的江水做护城河,以高耸的峭壁做城墙,从而在这“猿猱欲度愁攀援”之地开创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山寨和王国,得到了来之不易的和平与宁静。他们创造了自己的图腾,孕育了独具特色的文化。为了生存,他们付出无比巨大的努力和牺牲,在艰苦的自然环境里创造了奇迹,让人无比钦敬。

  更令人惊奇的是悬棺葬。在没有任何现代科技可言的时代,他们将体量并不小的棺材放置于悬崖峭壁上,让观看者无不称奇,浮想联翩。这种有别于土葬、火葬的丧葬形式,是一种特有的风俗,但至今还无人能透彻解答其中原由。或许是因为生的艰难,才让古代巴人愈发善待自己的身体,将之放在一般人、物难以企及的高处?

  游览至此,我不得不慨叹人类难以估量的意志和勇气。当社会群体感受到和平安康来之不易的时候,能极大地激发他们浓烈的求生欲望和无限的想象力,以及对生命的敬畏之情。

  虽说从小听闻很多有关长江、三峡的故事,但等到自己亲眼目睹她的一隅,才知她的神秘和无穷的魅力。(宋静鑫)

(责编:刘颖婕、胡洪林)

推荐阅读

博评网